2010/4/18

我如何停止憂慮並支持廢除死刑

寫在這邊應該不至於引戰……戰起來再說,XD

因為這學期在修碩博班生物統計,所以這邊希望用一些統計的說法,套到所謂強調證據、科學辦案的檢警司法系統上,解釋為什麼我認為應該廢除死刑。

在統計上,想要比較樣本(sample)是不是來自某個指定族群(population),我們會去計算樣本的平均值(sample mean)和族群的平均值(population mean)有沒有顯著差異,在測試之前,需要先決定判斷的依據:建立一個虛無假說(null hypothesis, H0,讀音『ㄟ取零』[毆飛]),以便測試我們提出的假說是否為真。

所謂的H0就是沒有差異,也就是說,就科學的態度來講,當我們的檢警抓到一位嫌犯,我們的假說是他有犯罪,因為這些人是從一大群無辜民眾裡被警察(透過各種理由)懷疑而抓出來受審的,就必須建立一個虛無假說,就是他們是無辜民眾的一分子,然後再提出各種證據證明他們和無辜者有顯著差異,也就是所謂的無罪推定原則。

在統計上,會設定兩個臨界機率來當作判斷依據,即為α、β︰
α又稱為第一型錯誤(type Ⅰ error),就是錯誤的拒絕H0,
就是沒差異卻當成有差異的機率,在司法上,等於誤判、冤獄、錯殺…;
而β,或是第二型錯誤(type Ⅱ error)則是指錯誤的接受H0,
把有差異當作沒差異的機率,也就是錯放的機率。

若當α小於0.05,我們就拒絕虛無假說,接受提出來的替代假說是真的,這已經是嚴謹的科學方法裡最寬鬆的判斷標準囉,如果換成司法判決,就是說每判二十個嫌犯死刑,有一次會錯殺無辜民眾,受害者家屬和被告家屬自相殘殺,真正的兇手繼續在外面逍遙,並沒有什麼方法可以補償這種錯誤,沒有復原鍵或Undo或Load可以按,而現在我們的社會容許這種事發生在無辜民眾身上耶??

何況司法系統,台灣的謎之情理法順序,以及雙方律師你來我往機機歪歪,沒事還要考慮社會觀感,根本沒有那麼的嚴謹和科學,難怪人權團體隨便講都有一卡車冤獄和枉死orz。

看到這邊,諸位是否還覺得嚴謹的司法體系足以判決和執行死刑嗎?
你需要嚴謹到多小的錯殺機率?一千分之一?一萬分之一?一億分之一?
只要機會很小,就可以允許有人莫名其妙的被判刑然後死掉嗎?

諸位仍然覺得定讞的44位死刑犯都要趕快死一死嗎?
對著媒體說出『人神共憤者優先處決』(多麼謎樣的標準!你要不要擲筊看看神明同不同意算了?)的新任法務部長曾勇夫,如果保守估計α=0.05,其中至少三個人是無辜的,請問
您一上任就錯殺了三個人,如果『殺人償命』、『一命抵一命』,那你的一條命抵得了至少三條無辜人命嗎?

廢死刑會造成人民對法律不信任而造成私刑猖獗?
死刑的錯殺問題,才會使人民不信任司法、鼓勵真兇繼續潛逃而不自首吧!

延伸閱讀:
廢除死刑
TYPE I Error

3 則留言:

Fax 提到...

我倒是支持執行死刑的,看看墨西哥,他們那邊廢除死刑,結果黑道勢力高漲,警察常常被黑道殺死,記者還被灌水泥,丟進海裡.

我不希望台灣變成第2個墨西哥/ v \

況且,你怎麼知道廢除死刑後,兇手犯了案,卻還會主動出來投案,誰願意放棄自由,選擇坐牢阿?!況且牢裡沒熱水可洗阿!

我也怕哪天我腦子壞掉,做出殺害親人的事,一想到殺人會被判死刑,比較會壓下怪異的念頭.

Barking 提到...

首先提醒一點,墨西哥是那種警察抓到偷渡移民,先叫女子提供性服務再看心情要不要移送的國家,台灣的警察當然也有會白嫖私娼的敗類,但我想不致於爛到社會能默許警察被黑道灌水泥的地步。(墨西哥資料來源希望)

廢死刑像是司法改革的種子,種下去之後會不會發芽,會不會爛掉都是要靠民眾強而有力的監督,更公正的司法系統才能夠長成像大樹一樣。

許多發展中國家廢死刑是為了和歐美"先進"國家交換利益,就像入境歐盟免簽證的誘餌那類,為了外交利益廢死,而不是為了正義,當然亂七八糟。

再者,兇手犯了案,如果自首很可能會死,還不如逃亡更有機會活命,跑路上再順便多幹幾票,反正被抓到是死,逃得掉是我厲害,一個有死刑存在的法律,只會令人選擇一錯再錯,擴大受害人數,根本說服不了犯人放下屠刀。

Barking 提到...

其實台灣的警察...該怎麼說,會偷懶?orz
像陳進興那種連續殺人與性侵案件,假如同時期的案件,當時警察掌握不到多少確實證據,只要賴在陳進興頭上就行了,反正他是那種身上一定要背好幾個死刑和無期徒刑的人,身上案子多一點少一點有差嗎?

我不知道謝長廷擔任陳進興的辯護律師時有沒有發現這些辦案中可能產生的問題,但白冰冰不應該仇視他,反而是應當感謝他,透過程序的落實過濾可能的模仿犯,確認沒有更多案子的真兇因為檢警讓陳進興背了黑鍋而逍遙法外,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因為社會過度聚焦在陳進興等人身上而錯過了某些真兇,這些對於司法的效能都是極大的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