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9/11

正義未絕! 立即停工!

我真的半夜十二點衝出位於公館的宿舍,凌晨一點五十幾分,與被操得吱喀作響的無敵腳踏車,一起抵達樂生院
(深夜沒了公車反而比較好騎的感覺)

我的單車終於飛越跨過淡水河!
真的是瘋了啦

忙碌趕工中
大家已經把院民的舊床褟搬下來,開始連接補強成城牆
地上超大樂生圖騰上面牢牢釘著十副鐵鍊
還有巨幅懸吊訴求標語[爭議未決! 立即停工!]
一切都在趕工中,然後愈來愈多人到,呵呵幕情姊姊真是久仰...

有點亂入的到處插一手,然後,大致完工以後已經三點半,
自救會院民們/火把組/鍊地組/鍊床組/填床坑勾手組,所有人在一陣又一陣二手菸中(下次要不要規劃禁菸區和吸菸區啊= =")
望著中正路,開始等待一大排紅藍閃燈浩浩蕩蕩出現的那一刻...

約150人疲憊卻不敢睡的嚴陣以待

周富子阿姨帶大家禱告,我不是上帝的信徒,如果禱告真的帶來奇蹟,是阿姨的誠摯謙卑帶出大家發自內心的力量

清晨,一位搬到新院區的伯伯以眾人擋住出路為由,前來謾罵甚至以代步車衝撞勸解的守夜朋友,然而對外道路早在他出現前多時便已預留

天亮,聽說警衛室已經被警方接管,SNG車也陸續出現...
記者都來了,來找什麼呢?

六點半...七點...消息傳來,附近丹鳳派出所已經聚集大批警員與警方車輛
然後我們看見機車、警車、警備車...
警察陸陸續續來到門口和捷運工地,愈來愈多,愈來愈多...



↑霹靂小組!?
(據說絕招是折手指,因為那樣會發出怪聲所以叫霹靂小組嗎[喂])
警察與捷運局官員馬上就把攝影機全吸過去,這是怎樣啊...

今天學會一首歌,由勞動者之歌改編的『弱勢者之歌』


副院長鄭舜平前來試圖談話,離去時被罵『無能』...他確實是無能為力,唉
『蘇貞昌承諾跳票 爭議未決 立即停工』
三個方向都被警察圍住,大夥在鼓聲帶領下聲嘶力竭呼喊訴求,
院方看護對我說:『你們會受傷喔』我只是搖搖頭,讓她們跨過障礙一字排開戒護院民安全

開始抓人了





因為面朝外,提防警察動手不太敢轉頭,可是我知道每一陣騷動,每一次攝影機聚集,都是有人被架離、拖走,但這是我們再三確定的默契:無論如何繼續喊口號!不要與警扭打讓媒體有更多機會模糊焦點!!!

跟我緊緊互勾手臂的女戰士姊姊偶爾噤聲流淚,而我的腦袋裡只是一遍一遍強迫破嗓的喉嚨繼續吼!
這些警察沒有正義撐腰,我不怕你們這麼逼近!
在這裡問心無愧,敢抓就抓阿!

相信多數警察是執行勤務,可是一方面手法粗暴,再來就有那麼多顆老鼠屎...這就是警察素質不齊的問題吧?『一切都是教育的問題』
當然我也被架走了,『我會自己走!我自己走就好!』只好走上去警備車休息,還跟陪同的警員說不好意思,最後被載到附近派出所外面稍微記錄身份就放人了,有的人被載到林口山上,甚至火力發電廠『放生』...=.=

從新院區旁邊的小徑回到舊院區拿東西,一會下去牽車

才過一小時光景,門口已經變樣

幾乎都被擋住了...這樣要進出舊院區的話,只能從剛剛通過的小徑奮力爬坡出去...代步車不知道有沒有扭力爬上那個陡坡,而且,外面是車流極多的大路口(近日補照)

標題是在喊到倒嗓的時候想到,因為無法分辨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是哪一個了orz


影片剪輯:豬小草

正義未絕,繼續奮戰!

5 則留言:

kiya 提到...

看新聞蠻嚴重的...@@你還好吧 要小心耶
(總覺得掉入60學運時代(囧)...躲在家裡擔心去抗爭的朋友會不會被碰碰....(喂!!!))

Barking 提到...

其實這次是有那種準備的(汗)
不過也算沒事啦,不然怎麼這麼快就能找到電腦打網誌?^ ^"

這一篇還沒打完

這次大家不論狀況怎麼遭還是盡力重複嘶喊訴求,不然真的就只剩下警察抓人的畫面居多了...

新聞到底怎麼說啊,我現在好想睡上一整天再起來大吃大喝...orz

Fax 提到...

2天沒看到ba上線了,又想到之前看到樂生要拆除院區的新聞,想說你可能跑去參與這種活動了吧=v=|||

果然,你跑去參與了,也被警察架走了阿..新聞畫面看起來真的是很激烈哪,小心點吧,不要受傷了~0.0||

sef 提到...

那個是中興橋嗎....

Barking 提到...

fax:
各樣搞不好會變成前科累累喔~(爆)

sef:
應該是...